细菌

想了想还是发上来吧,漫画什么的只画了两张,小心和伽罗大概要下一章才会同框,小心下一张就出现了嗯

画了好几个星期的伽爷emmmmm懒癌晚期不想填坑www
伽罗:喂,那边那个成天苦瓜脸的小子要不要和我约会?[诶嘿嘿私心伽小www]

想画漫画。。。不知道有没有恒心把坑填完。。。。这个是应该大概可能是预告图[可能连看的人都没有吧qwq]

诶嘿嘿,画一个刚刚睡醒还想接着睡的小心妹子www[私心伽小www]

看了好多个开宝视频,表示阿德里复国只能靠阿奇。所以就画了出来。不喜勿喷,只是脑洞。有一丢丢伽小细节www

emmmmmmm开坑使我快乐www

想开一个鸣人佐助鹿丸佐井丁次小李带孩子去参加爸爸去哪的文坑。嗯题目就叫下一代如何看自家父亲秀恩爱2333333333.反正是坑填不完不要打我www

感谢小天使提供脑洞 @三色丸子桑
[感谢小天使的建议。]
设定现代高中生鸣佐
来自自家麻麻的高信息量23333333
     最近美琴麻麻和玖辛奈麻麻都很苦恼,自家儿子和对家的孩子关系越来越僵化,一见面就是吵架,更有甚直接就掐起架。
     现在回想起小时候,妈妈们还给这两个孩子订过娃娃亲,谁知道后来长大后他们的关系会变的这么差。但这可不行他们未来是要结婚的,
‌关系这么僵化要怎么生小孩
      玖辛奈与美琴对视之后,两人默契的点了点头。随后打电话叫来了自家儿子
      “妈,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鸣人有些不情愿的语气,听起来就像是被人破坏好事一般不耐烦。当然自家麻麻听见儿子这种态度,非常豪爽的一巴掌拍在鸣人头上。
     “怎么和妈妈说话的?嗯?!”
      “哼…”
     鸣人抱着被打的头,很委屈的哼了一声。
      “好了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。”最后还是美琴妈妈转移话题到正事上。
      “那个,其实你们两个订过娃娃亲……”
      美琴妈妈说完话后,鸣人和佐助被这巨大的信息量,吓到愣在原地。
      然后最先回过神来鸣人,站了起来指着佐助用再次确认的语气
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我要娶这个讨厌的家伙?!”
      佐助有些沉不住气,捏住鸣人指向自己的手指
      “哈?什么叫娶?明明是你嫁给我好不好!”
      “不要想着反攻了,小佐助,你就等着我娶你过门吧!”
      这句话似乎刺激到了佐助,少年站了起来捏住鸣人的双手,两人头都顶着对方。
      这两个的着重点好像偏的太离谱,看的两位妈妈是一愣一愣的。
emmmmmmmmmmmmmmmmmm
就算是要吵,也不应该是吵为什么要结婚,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自然就讨论起谁嫁谁娶这个问题?!
[好了在七夕晚上才憋出来的,一天都在玩,因为快开学了。不能怪我短小www]
   

。。。。。[醒醒反正也没有人回复你]

七夕。。。。是不是该发狗粮了www,没有脑洞。。。。有没有小伙伴提个建议。qwq

这首歌的歌词,很有一种鸣佐的感觉超级棒

[守护唯一]难得的正文更新,没办法最近卡文(实际是懒233333)


    鹿丸提议将鸣人和佐助安排在一个病房,这样既可以让那两个元老消停会,又可以防止鸣人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病房或做出什么过激行为。
     这个方法虽能一石二鸟,但纲手却有了另外的顾虑。
    “如果敌人的目标是鸣人,不也方便了敌人?”
     鹿丸上扬起了嘴角,嗯?这算什么回答吗?纲手也不想在继续问下去,鹿丸这孩子有自己的想法,一切顺其想法去吧。
      解决完医院的事情之后一行人走出医院,当然两位老人的暗部还守在病房门口,无条件妥协对那两位老人来说不太可能。
      因为火影塔作为事发地点,被毁的差不多了,所以给纲手办公的地方就搬迁到了纲手现在的居住地。
     夜暮降临,四周一片昏黑。由于全村的电力供应地被火影塔事故波及到,导致了木叶现在处于混沌的黑之中。
      又因为火影塔事件,火影的工作搁置了一大堆,在加上现在七七八八的事情,纲手最近每天晚上都在熬夜。精神状态极其恶劣,就算自己是医疗忍者也不带这么浪。
    “只希望别再出什么幺蛾子……”
      疲惫不堪的纲手现在有些后悔,要是自己没有接下这个烂摊子,现在指不定还在外边那个赌场玩的正嗨。
       新月的夜,微弱的月光下一个黑影飞快掠过。
     “咚!”
      一只浑身血淋淋的鹰撞到在木叶外围的高墙内,鹰气息羸弱的倒在地上。身上被插满了木枝,木枝的顶端是扭曲的,而且十分的尖锐。
     这不是沙之国最快的传讯鹰吗?如果不是紧急情况不会动用这只鹰来传讯,而且鹰还是这幅惨状。
      鹰刚摔落下来不久之后就被来巡逻的中忍看见,在检查传讯鹰的伤口时,突然那个中忍的目光怔在造成伤口的凶器上。
      大叔总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见过这种形状的树枝,但鹰伤口不停渗出血液打断了他想要回想的初衷。
    “还是赶快把情况汇报给五代目大人吧。”
      巡逻忍者捧起重伤的通讯鹰,一路疾驰朝着五代目的办公室跑去。
      刚刚转身跑出没几步,却迎面差点撞到与自己对象穿插跑过去的人。
     “跑步小心一点,差点撞到人!”语气有些不耐烦,声音也提高。
      “抱歉,我有些急事要去找火影大人。”因为是晚上再加上电力设备的故障,中忍并没有看清面前差点与自己相撞的人 。只是凭借对方说话的声音猜出她是一个女人,而且从黑暗中看出她的轮廓,女人的背后似乎还背着巨大的长条状的物体,头上似乎还戴着护额。
      中忍并没有过多的时间去纠结在撞人这种事情上,更何况人还没有撞到,所以他只是匆匆忙忙道了歉转身想要继续赶路
     “等等…………”  
      女人低头看着地上的血迹,像是确定了什么,突然将手搭在中忍的肩上,则却将另一只手背在身后,背在身后的手,手心中缓缓长出了类似造成通讯鹰身上伤口的骇人树枝。
      中忍被女人突然抓住肩膀有些不快,不是都道歉了吗,这个人为什么还纠缠不清,要是耽误了什么要紧事,责任谁来担当?!
      “你还要干什么?!”
      中忍忍无可忍的转回过身,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无聊。
     “呵~呵~”
     “!!!!”
      正当中忍转头的瞬间,女人将延伸出的树枝,刺穿了中忍的心脏。“咔嚓!” 树枝从手上的终端被折断 ,清脆的断裂声,像是死亡的宣告。
      有那么一瞬间忍者感觉到世界都是灰暗的,自己躲过了第四次忍界大战,却不明不白的死这个和平年代。
      “噗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     中忍倒在地上,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立刻闭上,意识也没有马上消失,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死前走马灯。那一瞬间中忍突然回想起来,那个树枝不就是十尾扦插之术的木枝————
    “杀掉你是妈妈所希望的~因为你妨碍到我们了~”
     这时纲手想拿起茶杯,手指刚刚碰到时杯子发出了咔咔的碎裂声,一条醒目的裂痕从上至下贯穿整个茶杯。
      临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鹿丸领着负责通讯的忍者,走了进来。
     “火影大人……”
     那个传讯的忍者,神情十分紧张,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开口。
     “刚刚各个忍村的影们发来信息,说看见我们木叶村的忍者袭击边境的村民,已经消失有好几个村的人已经消失了 。叫火影大人给个说法,并且要求将失踪人口放回各忍村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开什么忍界玩笑!”
     纲手差点掀桌站起,现在这个状态的木叶经不起这样的玩笑。
     这个消息无疑给刚刚遭受创伤还未修复完全的木叶,再补上一刀,看来忍界太平什么的都是一时假象。
     纲手这边是被水影,土影,雷影来回质问,面对如枪林弹雨的问题,纲手选择了保持沉默,但三影他们并没有提出怎么太过分要求。
    “手鞠小姐,是吗?请问你要去探望那位病人?”
     “漩涡鸣人”
     “唔~鸣人君在重症病房,我带你过去。”
      深夜的医院静的渗人,两人的脚步声回响在整个楼道。
     按理说这么晚几乎没有人来探病,而这位来探病的小姐也没有带鲜花或者水果,举止行为也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      护士刚推开病房的门,就被手鞠手刀打晕。门口的两个暗部在护士晕倒同时,都感到了从脖子传遍全身的发虚感,脖子处还插着麻醉用的药剂针管,随之两人一同瘫倒在病房门口。
       事情发生只有一瞬间,快到三人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喊。
      手鞠蹑手蹑脚轻轻的走进了病房,手心中慢慢延伸出木枝,树枝摩擦骨头发出咯,咯轻微的响动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“咔!…”
      木枝被掰断,碎屑伴随着响声洒落一地。手鞠的眼睛一直盯着写着鸣人病床,举起手中的木枝,用力朝床上拱起的被褥处刺了下去。
      很安静,被褥里没有传来惨叫声,就连血也没有四处飞溅。
     突然感觉不对劲的手鞠猛地掀开被子,发现里面只有枕头和毯子。切!被耍了。。。。。这些可恶的家伙。
     因为计划被打乱,所以不得不跑路的假手鞠,刚想转身从窗户逃跑,却被本应该睡在自己床的鸣人拿着苦无对着。那家伙现在的表情真是极品,震惊,懊悔,还有不甘。
      “喂!你就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吗?!”
      鸣人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,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很有可能和害佐助的人有关系,少年拿着苦无的手因为内心的躁动,开始颤抖。